logo
二维码
banner图

在2B和2C之间,还有一个2H

2019-09-03 18:42


全文近万字,为方便阅读,先在文章前面罗列下核心观点:



1、2C的数字化进程中有两次飞跃,一次是2G时代,一次是4G时代。前者是基于通信技术的发展,电信运营商用合理的技术成本满足了人类通话的需求,产业空间是客观存在的。而后者是由于高速数据通信网络和大屏智能终端提供了基础设施,移动互联网的创新拓展出了产业增量空间。



2、如今2C数字化的发展已接近天花板,创新变得越来越难,可拓展空间有限。另外受技术和投资所限,5G的网络覆盖程度要达到4G水平,还需要很长时间。所以5G发展初期必须靠个人市场启动,但2C数字化很难形成5G发展所需要的产业空间。



3、2B领域数字化与个人客户市场有天壤之别,目前的2B需求谈的多是如何降低成本,产业空间有限。必须找到更多的专业人士进场,找到利用5G形成2B产业增量的路径。



4、在一定程度上5G技术的成熟度和成本因素影响了2B数字化产业空间的规模,基础设施还处于不断优化调整的状态,实体企业投入风险大,最多就是试验性质的应用,形不成规模化的应用需求场景,很难开拓出足够的产业增量空间。



5、家庭数字化的创新模式和2C更接近,在2C领域创新的经营更容易迁移到2H,创造新的产业空间。



6、近年的发展导致2H的数字化连接和硬件都有了不错的基础,下一步如果能找到家庭市场的特性,在应用和运营层面发力,加上资本市场的支持,家庭互联网的市场空间爆发也许马上就会开始。



以下为正文:



说2019年是5G元年,还表现在对于这一新技术的讨论从年初延续到了年底。驱动5G成功的商业场景到底是什么,至今还没有争出个结论。个人数字化的市场空间还有多大?实体企业的数字化能否给我们带来期望中的产业增量?2H的数字化,或者说家庭互联网,会不会是一个机会点?到底谁能撑起未来5G的市场空间呢?



2C数字化的成功密码



电信运营商和移动互联网企业,都是个人数字化浪潮中的赢家。



通话作为人类沟通最基本的需求,不需要教育和训练,所以只要技术成熟,价格足够低,很容易发展普及,形成巨大的产业蛋糕。以GSM为代表的数字移动通信技术具备机卡分离、全球漫游、独立组网等一系列新特性,可以满足人们随时随地打电话的需求;而成熟的产业链和迅速增长的用户规模驱动着网络建设、运营成本、终端价格迅速降低,让移动电话走进了千家万户。



2G时代的主要驱动力来源于通信技术的创新。通信设备商基于国际标准组织定义的系统架构,设计制造生产出符合产业标准的产品,再卖给电信运营商由其建设通信网络,向最终用户提供移动通信能力。



移动话音带来的产业红利被三个角色分享:通信设备商、电信运营商和终端制造商。电信运营商在2G时代处于最佳状态,那个时候做移动通信生意的,轻轻松松赚得盆满钵溢。尤其是跨国的移动通信企业,受益于移动通信和全球化两波潮流的叠加,走上了巅峰。



在通信产业的设计中,3G不仅支持话音业务,还可以支持数据业务,让个人用户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,这个创新让整个产业都希望复制2G的成功,但事实上,通信技术的创新只能让用户可以使用互联网,但无法带来足够的产业增量,3G给电信运营商带来不是收入的增长,而是为了获取牌照和频谱资源带来的债务。



转瞬之间,4G来了,大屏手机和互联网应用的成熟,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企业的创新,不仅增加了用户的信息消费额,还带来了资本市场的巨量投入,形成了庞大的移动互联网产业蛋糕。



与通信技术的创新不同,互联网企业是在标准化的信息服务基础上进行个性化创新。通信行业是标准化+分布式,不同运营商采用不同厂商的设备,但接口标准是一致的;互联网企业是集中模式,采取事实标准,所以产品在完成调整之后可以立刻实现全网升级。在不断的升级迭代以及激烈的竞争中,互联网企业不断完善产品的客户体验,也逐步对客户进行教育和改造,直至我们每个人都适应了线上购物、移动支付、手机导航等新的生活方式和习惯。



移动互联网的产业红利最终被通信设备商、电信运营商、终端制造商和移动互联网企业分享,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,虽然眼睁睁看着互联网企业分走了一大块蛋糕,让自己的分成比例下降了不少,但平心而论,如果没有互联网企业的加入,没有产业增量,电信运营商的流量收入又从何而来呢?



总之,2C的数字化成功是先进技术商用成功,但前提是要有足够的产业增量空间存在。2G时代这个空间是自然形成的,是人与人之间通过话音进行交流的需求;而在4G时代,高速数据通信网络和大屏智能终端提供了基础设施,移动互联网的创新带来了产业增量拓展空间。抓住这一机遇的成功者,是在合适的时间点用合适的技术占有了产业增量空间,连猪都能飞起来,更何况那些聪明人呢。



2C业务很难撑起5G的市场空间



那么按照这一规律看,2C业务能给5G带来足够的产业增量么?经过半年的研究和观察,我对此持悲观的态度。



一方面,个人数字化业务发展接近天花板,创新变得越来越难。



对于绝大部分个人应用来说,4G提供的数据通信速度已经基本能满足需求。而且经过这些年的高速发展,如今绝大部分互联网应用的客户增量和红利基本耗尽。



虽然还有AR/VR等新的技术板块,虽然还有无人驾驶等新的应用场景,但从技术成熟度和成本来看,基于这些技术的业务开发和普及还需要不少时间。



那么5G终端呢?不得不承认,终端市场本身就是一块很大的蛋糕,这方面的分析我在《折叠屏+5G:终端厂商的“太空竞赛”》里详细介绍过,核心观点是:5G手机会成为今年终端厂商创新的主旋律,厂商一方面会收割技术尝鲜者的红利,另一方面是借此展示自身的技术储备。但在市场上,绝大多数老百姓没有对5G的业务感兴趣的时候,是不会去选购价格昂贵的5G手机的。



所以,目前运营商对5G的2C业务设计,仍是围绕通信技术的创新特性来进行,比如游戏加速包或者达量加速包,是希望用户付费购买更高的网速。这样做有些"不得已而为之"的调调,但个人以为在通信行业有两层风险:



第一层是客户能否认同和接受这种生意模式,会不会认为这是变相涨价和收黑心钱?一旦有客户投诉和质疑,行业监管机构又会如何判决?这两天已经传出谣言说工信部为了体现5G的高速,要求运营商对4G限速,未来如果有阴谋论,说运营商为了卖加速包而故意限速,这个黑锅能甩出去么?



第二层是运营商的同质化竞争模式,再好的商业设计都可能被竞争打残。三家运营商中,如果有人提供付费加速包业务,那竞争对手会不会在套餐里提供免费加速的资源(比如每月可以使用两次免费加速,每次一小时之类),甚至直接把加速包和常规业务捆绑为新套餐。



如果一个企业的竞争优势是建立在供应商的能力上,那么这种竞争优势很难长久;而事实上,现在国内三家运营商在5G领域的业务和商业设计严重趋同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三家的创新想法都来自于同样的供应商。同质化竞争,除了打价格战,还能怎么打?



更何况现在还有新玩家——广电。这个光着脚进场的新选手会不会有新套路,现在谁也说不好。



而另一方面,2C业务难以撑起足够的市场空间,是因为5G没有那么快覆盖全国。



移动性是个人客户使用移动通信时,非常关注的又一特性,客户缺省地认为,在自己的移动过程中,网络应该是连续覆盖的,通信是无感知可以自动切换的,2G如此,4G如此,5G也应该是这样。



而5G建网存在的客观困难:



第一,5G的基站需要部署得更密集,这不仅导致建设投资加大,也意味着需要更长的建设周期,所以不可能在短期之内把5G覆盖做到和4G一样的效果。



第二,5G的技术标准发布时间不久,产品成熟度存在的问题及其带来的组网难度是客观存在的,尤其是低时延等特性在实际商用的时候,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,因此运营商很可能采取相对保守谨慎的方式,不会蒙眼狂奔。



第三,5G的高速率低时延,还需要配套设施进行大规模改造,如果传输网、核心网、接入网等其中任何一个环节不到位,都会导致整体网速下降、性能不达标。



还有很多我可能没有想到的实际问题,都会影响5G的建网速度和实际效果。在这种情况下,比较合理的建网方式是先在一个特定区域内建成试验网,在试验中不断完善和发展。



而这种模式,并不能很好地满足个人用户移动性的要求。让用户拿着5G的手机在4G和5G网络间频繁切换,所有人都会觉得不爽。



【小结】



从2C业务的成功经验复盘,再看5G的技术特点和发展现状,个人以为,将5G的成功赌在个人客户领域,风险是非常大的。但毋庸置疑的是:如今的形势下,我们必须先从2C业务做起来,才能驱动技术不断进步,推动4G时代向5G网络的发展和过渡。



 



目前的2B需求,撑不起足够的产业空间



所谓2B,就是面向企业客户的业务。企业市场与个人市场的差异,在很多文章都反复讨论过,这里我就不再深入说。



反正,大家都已经明白,2B的玩法和2C在很多方面不一样,不能把2C的成功模式和经验,简单套用到2B领域。



但明白了什么是错的,并不等于知道了什么是对的。



如今在2B领域里,数字化企业仍在苦苦探索路径,并没有找到成功的"套路"。在2B数字化领域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后,这个想象中的富矿,并没有带来期待中的收益。



炙手可热的工业互联网已经炒了很多年,回想当年的行业标杆,最典型的是通用Predix平台。



作为软件平台,Predix提供了连接的安全监控,工业数据管理,工业数据分析,以及云技术应用,结合通用自身在产业的积累以及开放合作的模式,不仅吸引了媒体和行业的关注,更是拉来了思科、英特尔等行业大佬一起搞。



可如今,涉及GE的新闻几乎全是失败和负面,在资本市场的失望声中,Predix被爆待出售,最终从GE中剥离出来。行业龙头老大都是如此的命运,后面跟随模仿的小弟以及产业链的下游就更难了。



很多在2B数字化浪潮中挣扎的创业朋友向我诉苦:



一方面,面对大量的无法复制的个性化定制需求,成本居高不下,根本压不动;